巴士小说

八百九十一 跳海

8个月前 作者:肥白菜

“我可是救过你好多次,钟睿瑶,没有我你早就死了,你却恩将仇报这么对待我么?”方令涛不明白,钟睿瑶为什么就不能个脑经思考下,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

什么大公无私,什么勇于牺牲,这是多么空洞而虚假的语言啊,可偏偏她鉴定不移地笃信。

她只要挪动下脚步站到他的身边就会明白,换到另外一个角度,这世界的风景也许更加美丽。

“方令涛,我跟你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你不理解我,因为我们根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你的父亲就是毒枭,所以他向你灌输的就是弱肉强食,唯利是图,这些东西都深植在你的脑海和血肉中,无法改变。”

“而我的父亲是一名老师,他从小教我的东西就是成人成才,报效国家,这些也是深植在我的脑海和血肉中,无法改变的东西。我不是受了政治口号的蛊惑和影响,而是说这原本就是我的人生信念。”

钟睿瑶争锋相对,她不害怕方令涛,相反她还感到有些可笑,事到如今,他还试图说服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老师?”这还是方令涛第一次听到钟睿瑶提起自己的身世。他跟这个女人认识了很长的时间,爱和恨一样的深,但是他从来没有兴趣知道关于她的出身是什么样的。

“你的爸爸害了你,老师都是呆板无聊的人,口号喊得冠冕弹簧,实际上急功近利的人。”方令涛的嘴边现出一丝冷笑,小时候,他曾经拿老师做过人性方面的试验。

当他学习成绩优异突出的时候,老师都恨不得跪舔他,而当他学习成绩下滑的是,老师就开始转脸不认人,把他当成了班级上的反面典型。

只有利益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假的。从那个时候开始,方令涛一直对自己父亲说过的话深信不疑了。

“这就是你杀掉我父亲的理由么?”突然间,钟睿瑶提高了音量,同时她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坠落下来。

“你说什么,我杀了你的父亲?”方令涛显然不明所以,他错愕地看着她。

“我姓钟,你有没有想起来,你曾经害死的那位化学老师,也姓钟!”作为被害者的家属,几十年后,面对着杀人的凶手,她都感到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时候,大厅中所有的人都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恩怨纠葛。

“我们之间不只是国恨,更有家仇。”很多年前,她就考虑自己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可不可以手刃仇人,替父亲报仇。

在命运的安排之下,她跟方令涛还是遇到了一处。

方令涛紧咬着嘴唇,脸色异常的苍白。

沉默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对大厅中的所有人下达了命令:“整理个人物品,二十分钟之内,弃岛!”

原本沉寂的大厅瞬间哗然起来,弃岛而且准备时间只有二十分钟,这就那些贵重的黄金、生产CXP用的机器,乃至成品的CXP都无法装上船去,每个人勉强可以带几件日用物品和衣服而已。

“老大,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很多的人都痛心疾首地对方令涛发出了请求。

这座秘密基地,从选址到建造完工几乎花费了三四年的光景,转眼就要被放弃,大家都不能接受。

“不但要放弃,还要彻底炸毁。”方令涛倒是表现出了无比的坚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有你们这帮兄弟跟着我,我就可以东山再起。”

其它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他方令涛只要手里握着CXP的秘密配方,走天涯海角都不怕。

这个信号发射器不知道钟睿瑶是什么开始启动的,假设按成蝎子的说法,是从海岛回来后不久,钟睿瑶就开始摆弄这个东西了,那么信号发出去的时间将近三天了。

如此长的时间,说不定京都军区的人下一秒就可以踢开大厅的门从外面杀进来。

想到了这点,即便是狠厉冷血,从不将别人生命当成一回事的方令涛也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现在已经刻不容缓了。

方令涛又一次来到了基地船坞的码头,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乘船了。

不过他却发现大批的手下都在站岸上,没有人上船去。

“老大,我们已经将炸药都绑定好了,我们走之前有个要求。”成蝎子站在这群人的最前面,用枪一指钟睿瑶说:“所有的不幸都是从你把这个女人带回来开始的,她就是军方的埋伏进来的特工,老大除掉她,然后我们大家保着你上路。”

这群亡命之徒的眼睛都红了,他们好容易才建好得安乐窝就要被炸,心中对钟睿恨之入骨。而方令涛虽然怪罪钟睿瑶,但丝毫没有对她动手的意思,这引起了属下们的强烈抗议。平日里方令涛对属下惩罚甚为残暴苛刻,他现在却对眼前的女人放置不理,这样不公平的举动引发大家的不满。

再加上成蝎子的刻意挑唆,这帮人决定进行武力强谏,让方令涛必须听自己的话。

“我自然要处理她,但不是现在,对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们无需过问,现在如果再不上船,你们就留在这里,跟着基地同生共死吧。”

方令涛冷冷地将钟睿瑶往船上一推,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催促的声音飘飘然落在她耳边:“赶紧上船。”

可是成蝎子等人也不是傻瓜,他们当然看出来方令涛想着把钟睿瑶给救出来。既然大家都开始强谏了,那就是跟着方令涛公开对峙了。

不取得点效果,就这么匆忙收场,成蝎子等人岂肯善罢甘休。

况且成蝎子的女人自己作死,惹到了钟睿瑶的头上,硬生生地让方令涛给投到海里喂鲨鱼了。现在就杀掉仇人的机会,此时不除钟睿瑶,更待何时呢。

他寻出一个空挡,拿着枪朝着钟睿瑶的头顶就砸下来。

钟睿瑶往旁边一躲,不料她身后的一个人趁机来个“肥猪拱门”,一头撞到了她的肋下。

她身后再没有任何的空间可退了,只能扭身跑回到楼梯上。

方令涛勃然大怒,飞起一脚就踢中了成蝎子的胸口。

成蝎子倒在地上,也顾不上痛,掏出枪来对着钟睿瑶就开枪乱射。

一边射击,一边嚷嚷:“我要杀了这个女人。”

枪声响起,子弹四下。

周围的人都急忙俯下身子,生怕自己成了冤死鬼。

钟睿瑶站在高处,乌黑的长发头发仿佛丝带一样在风中飘散,没有任何选择了,她双膝一屈,跳进了大海当中。

银色的水花溅起,她的身影消失在水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