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八百九十二 凯旋(大结局)

7个月前 作者:肥白菜

成蝎子仍旧不甘心,就如同疯了一样,忍着痛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他瞪着猩红的眼睛,端着枪继续朝着那片海水扫射。

这个时候,方令涛也已经忍无可忍,杀心大起。

他抓过来一柄匕首,猛地插到了成蝎子的后心。

成蝎子惨叫一声,尸体随即也掉落到海里。

他的血水渐渐地将海水染红了。

方令涛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成蝎子固然该死,但却不该这么死。这片海域里面不时有鲨鱼出没,一旦闻到了血腥的味道,鲨鱼就会争先恐后地往这边游来,到时候,钟睿瑶就会有危险的。

大海上波涛澎湃,但是他却看不到钟睿瑶的影子。

“钟睿瑶,你在哪里?”他没有了办法,只能徒劳地朝着海面上大喊。

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突然用手一指,高声大叫起来:“不好了,在那里,你们都看到了没有?”

方令涛抬眸顺着那个方向望去,心顿时朝下就是一沉。

海水中有一个黑影,体型硕大,从远处飞快地游过来。

这不是钟睿瑶,这时嗅到了血腥气味的鲨鱼!

黑影还不止是这么一条,隐隐地看去,更远的地方,有好几道黑影。

方令涛脑子轰的一声,情急之下,他想跳到海中亲自将她给捞出来,却又被身后的属下七手八脚地给拉住了。

“钟睿瑶,你快出来。”

他声嘶力竭地大喊,但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钟睿瑶为了躲避子弹,万不得已才跳到海水当中的,她的游泳技术水平很一般,当时在特种部队训练的时候,还曾经被陆淮宁给硬生生地推到水里,才勉强学会的。

在海水中,风急浪大,比起训练用的游泳池的环境恶劣好多倍。

她刚跳到海里,就呛了一口水。

手脚并用之后,她才勉强恢复了身体平衡,在海水中睁开了眼睛。

忽然,一个黑色的巨大物体从她的身边掠过。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长三米多的大鲨鱼,流线型的身体仿佛恐怖的利剑,划破了幽深海底的平静。

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平日里只在动物世界中看到的杀人机器,如今就在自己的咫尺之遥。

她吃惊之下,嘴巴大张,一串气泡从口出咕噜咕噜冒出来。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这个时候,她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的,在水中的惊慌会引起鲨鱼的注意,危险性更大。

不过为时已晚,鲨鱼猛地调转过头来。

一双圆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钟睿瑶。人和鲨鱼之间的距离如此接近,钟睿瑶知道自己就是拼命游也没有用了,因为无论自己游得有多么快也没有办法比鲨鱼快。

即便是她游上岸,岸上那些人跟鲨鱼比起来,甚至更为凶残冷血,又怎么会让她有活路呢。

更为糟糕的是,她转眼一看,在这条鲨鱼的身后,远处的海水中又出现了几个灰色的影子,那是体型更为硕大的怪物,体长不下十米!

看来她今天不但要葬身在这片海域当中,恐怕还没有办法留下全尸呢。

说时迟那时快,鲨鱼猛然间一个摆尾张开大嘴,朝着钟睿瑶就冲了过来。

尽管海水很幽暗,但是她依然可以看到鲨鱼斗大口中,那好几排令人生畏的牙齿。

钟巡舰,对不起,妈咪没有遵守诺言,不能回去陪你。

她把眼睛一闭,在冰冷的海水中,等着死亡的降临。

可就在这个时候,事情霎那间出现了转机。

在鲨鱼即将开口将她一口吞下的时候,刚才隐隐出现在鲨鱼身后的旁然大物此刻也赶到了这里。

它将鲨鱼给撞到了一边,鲨鱼翻滚了十多圈,这才恢复平衡,摇着尾巴逃走不见了。

强劲的海水形成了湍流,吸力将钟睿瑶朝着深海拖去。

她如同一条美人鱼,黑色的长发在水里招摇,逐渐沉了下去。

这个时候,那个撞飞了鲨鱼的巨大怪物也跟着她下沉到海中,潜伏到她的下方。然后又慢慢地上浮,将她给托举起来,推出海面。

钟睿瑶这才惊愕地发现,原来这不是一条大鲨鱼,而是一条海鲨潜水艇。

当她的眼光在潜艇头部的看到京都军区那个特有标识的时候,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天边巡天战斗机的编队排列整齐,带着阳光从云层中闪现出来。

领头的一架飞机突然降下高度,脱离开队伍,用极低的高度朝着钟睿瑶这边掠过来。

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人,一张俊脸英气逼入,两道浓重的剑眉紧缩,正是陆淮宁。

战斗机刚好停到了海鲨潜艇的上方,一软梯放了下来。

钟睿瑶手脚并用,爬到了飞机上。

没有来得及说话,浑身湿漉漉的她已经被陆淮宁个一把拽到了怀抱中。

一个热烈而令人窒息的深吻印到她的唇上。

钟睿瑶感觉自己没有被海水给溺死,但能在陆淮宁的怀抱中被他给腻死。

钟睿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他岩石一样坚硬的胸膛给推开。

可算是呼吸到了一口新鲜而充足的空气。

“今天出动了好大的规模啊。”钟睿瑶看到海面上,陆陆续续有十多条海鲨潜艇都露出来头,天空上,十多架巡天战斗机也队列拆分,成战斗状态,枪口炮口齐齐地指向了那个由钻井平台搭建的人工岛屿。

“司令官已经把京都军区这点子家底全部都拿出来了,今天要一举将方令涛给彻底歼灭!”陆淮宁坚决地说。

原来,司令官还是老谋深算,他表面上显示出来自己好像为方令涛所提供的情报给牵制住了,将京都军区的战备部队给调遣出去,分散到全国各处去搜捕方令涛的残余分子。

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谋,司令官的目的只是为了迷惑方令涛,造成京都军区内部空虚无人的假象,其实他暗中派出精英的巡天战斗机和海鲨部队在一起进行秘密的海空联合演习。

因此今天的战斗对京都军区来说是一个开创性的,史无前例的战斗模式。

从天空到海洋,已经形成了一个立体的包围圈。

在包围圈中心的就是方令涛。

当京都军区的飞机和潜艇部队出现的时候,方令涛的属下都开始抱头鼠窜,他们往岛屿内部进行撤离。

“老大,马上转移啊。”有人这么建议方令涛。

“不用,没有必要了。”方令涛却不慌不忙,伸手拿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巴间。

“你们都躲进去吧,我在这里要跟京都军区来一次谈判。我个人生死无所谓了,但希望能保全你们的性命。”他嘴角挂着笑意,淡淡地说。

“老大……”有人声音哽咽了。

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的所犯下的罪行应该是无可赦免的,他们平日里自诩为不顾生死。但当生死的问题真的提摆到桌面的时候,没有人腿肚子不转筋。

转眼间,这里真的只剩下了方令涛一个人而已。

“方令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放下武器,继续负隅顽抗下去,毫无意义。”陆淮宁的声音传扬出来,在天空和大海间回荡,振聋发聩。

“陆淮宁,你不用太得意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方令涛仰头看着飞机上的陆淮宁跟钟睿瑶,脸上是高傲的神容,蔑视那些已经瞄准他的枪口。

他双眼微眯,盯着钟睿瑶,薄唇轻勾出诡异的角度。

“我是自作孽不可活,真没有想到你原来竟然是钟老师的女儿。我遇到你的时候,就想杀了你,但后来不知不觉竟然会爱上你。我输了,不熟输给了陆淮宁,而是输给了命运。下辈子如果能相遇,我希望可以再我还没有变成坏人的时候,同你相识。”

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不忘隔空对着钟睿瑶说这些情意绵绵的话,这可真是把陆淮宁给气够呛。陆淮宁将飞机按钮一按,机枪中喷射出了一串的子弹打到方令涛的身边,地上激起一串尘土。

“投降吧,你跑不掉的。”陆淮宁对方令涛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这个时候,海面上和天空中的包围圈在逐步缩小。

“想要活捉我?哼,这怎么可能呢。”

他回头一看,自己那些躲在隐蔽处的属下还不时有人探头出来,他们心里应该是怀揣着一线希望的,想着方令涛可以跟军方达成共识,自己有个生路。

方令涛深吸一口烟,将手里的烟头一丢,烟头划过一条抛物线落入到了海中,

与此同时,他伸手按下了炸药的控制开关。

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在人工岛上四方传开,建筑物、火光、浓烟、哭喊声将方令涛原本视为天堂的地方化成了地狱。

爆炸甚至凶猛,整个人工岛开始下沉,也有一些人不甘心死去,努力挣扎,但终究无法逃过劫难。

不出二十分钟,这个人工岛就彻底沉没了。所有罪恶的痕迹,包括哪些CXP、还有CXP的原料配方、生产设备都被大海吞噬不见了。

海面辽阔平静,涌动着亘古不变的浪花与潮流,仿佛那所有的一切都未曾存在过一样。

“收队!”陆淮宁一声令下,巡天战斗机拉着胜利的鸣笛,海鲨潜艇驾驭着银色的浪花,整个部队向着太阳,向着京都军区的方向全速前进,凯旋而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