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第四十章

1天前 作者:懒蜗蜗

“就这些,你赶快去查吧。”得到快斗命令的赵齐,原本只是要跟hero交代一下他接下去要完成的任务,可没想到他正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却从hero那里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快斗,钱叔回来了,有个意外发现。”赵齐捂着电话凑到快斗的身边,神秘兮兮的跟快斗耳语,“那个秦一鸣和那个齐乔就是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是有人曾看到过两人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吗?”快斗说完,奇怪的看着赵齐,不懂这事有什么好偷偷摸摸的说的。

“我也不清楚,就是hero说,钱叔回来后看过几张照片,就说那俩是同一个人。至于两人同时出现的场合里,是谁假装的秦一鸣就不知道了。”赵齐迷糊的捂着电话,依然下意识的轻声回答快斗的问题,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秦一鸣独自签署的那些文件呢,签的不会是假名吧?”快斗皱着眉,不停的追问着。他虽然相信钱三的眼力,但还是不敢相信齐乔会特意凭空编造出一个人来,他这是图得什么呢?

“他们重新查过了,签的都是齐乔的名字,没有一份上写的是秦一鸣。”赵齐看到一名警员经过,还特意停顿了一会儿,等他走过之后才小声的说出答案。

“全是齐乔的名字?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和秦一鸣签合同,却还让他写齐乔的名字,能有法律效益吗?”快斗无语的看着一心想保密的赵齐,听着他嘴里吐出惊人的话语,一时也不知道该感慨些什么。幸而那些一直检查陈列架的警员,解救了他。

就在他们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时,警方终于成功的找到了开门的办法,打开了那扇被快斗关上了大门,省去了他们再去找图纸等等一系列的麻烦。只是这门通向的地方,却有些奇特。

“这是?”快斗撇下抽风的赵齐,快跑几步再次来到了陈列架前,看向了那扇门所在的地方。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看到了另一扇打开的大门,上面还贴着数条警戒线,门里则站着正在天南地北家警戒的警员。

这扇暗门通往的不是天南地北家,而是单数住户这边的楼梯。

“这是怎么打开的?”脱线的赵齐,他的脑回路和众人总是有些差别。他看到这好不容易被打开的门,第一时间想知道的不是门里的内容,而是那些人是怎么打开这扇门的,毕竟之前不是说一时半会找不到打开的方法吗?

只是没有人回答赵齐的问题,所有人都像提前商量好了的一样,依次跨过了这扇门,来到天南地北家的门口,向留守警方身后张望,直到亲自确认过那确实是天南地北家,才默契的回望这扇暗门,开始各自进行思考。

“这是什么,是血吗?”在一片寂静中,赵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断了他们的思索,向赵齐的方向望去。

只见他站在502室内,微微低头弯腰向墙内的门框上望去,而他所看之处,有一个不甚明显的椭圆形的深色印记。赵齐又是第一个发现异常之处的人!

“别碰!”眼见在众人有些出神之时,赵齐胆大妄为的居然趁着无人阻止他之际,要用他那已经摘掉手套的手指去触碰门上的线索,快斗连忙高声阻止,唤醒了一堆胡思乱想的凡人。

听到快斗的喊声,赵齐的手指堪堪停在了那个印记之上,差一丢丢没有碰到它。同时在心里不断地念着阿尼陀佛,老天保佑,他居然又忘了上次的教训,差点就再次犯了同一个错误,幸好幸好,他应该不用挨罚了。

就在他停住的时候,反应过来的众人,连忙拉开赵齐和证据之间的距离,把二者完全隔离开之后,这才回过头来,开始检查起这一异样了。

对这种检查插不上手的快斗,从门边匆匆路过时,瞥了一眼那个椭圆形。它位于快斗的左肩附近,斜着印在门框上,门里的方向为上。

直觉告诉快斗,它应该是一枚指纹。而且按照它的大小和高度来看,它应该是凶手从门外进来时,左手大拇指按在门上所留下的。至于他为什么会按在这里,快斗看着那些打开门之后,略显疲态的警员,深觉开门不易,休息一下应该无可厚非。

“这扇门是怎么回事?”快斗略过作鸵鸟状的赵齐,来到了郭康的面前,没有去问他是否知情,而是直接开始了质问。

他记得,在那些警员开始研究如何开门的时候,郭康所流露出的似乎不是惊讶那里为什么会有一道门,而是眼神闪烁的哀叹他被摔碎的物品。如今想来,他或许是在借着哀嚎,掩盖他的心虚吗?

“这么多警察在这,你最好还是老实的交代清楚为好,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快斗看他躲闪的眼神,率先借着警方的名头,扯起了大旗,警告他把那些浪费时间的小心思都收起来,省得引起彼此的误会。

“我,”郭康被快斗吓得一缩,不得已把之前想好的托词丢在了一旁,老实的开始交代起这扇门的缘由来。

这道暗门不是他打的,而是上一任房主做的,但是他知道它的存在,在他买下这间房子的时候,上任房主就和他交代清楚这个问题了。但也仅限他们两户人知道,连为他们牵桥搭线的卖房中介都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是奇怪他们私下有什么秘密可说。

而之所以要瞒着外人,是因为这门它没法锁。

上一任房主祖上出过建造机关的木匠,因此房主从小就对那些神奇的机关很感兴趣,也对此颇有研究。于是他就在他买下的第一间房子里,大肆的改造起来。这门就是他的成果之一。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经历过一些意外之后,他不得不放弃这所他原本打算一直住下去房子,回到他的乡下老家去。但是这些已经被改动的部分,却来不及复原了。

他只好私下悄悄和郭康交涉,把他做的事都和郭康一一交代清楚,并在郭康听到这些后依然决定买他的房子时,在最后关头,才说起这门的问题。

这门打开关闭都依靠机关,但是却无法装锁,碰到懂行的,也许人家直接就能自己打开,都不用经过他的同意。幸而它的伪装做得很好,从外面几乎看不出这门的存在。再经过他长年累月的不去碰它,基本没有被发现的可能。

不过现在,似乎就是碰到了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