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5.第5章 你的味道

7个月前 作者:影沫蓝

他双唇紧闭,炽热的鼻息忽然静止,几秒之后,黑眸微光掠过,薄唇微启,磁性的嗓音悠悠响起,“这种味道不是香水。”

“香水?我从来不凃那玩意儿。”季雨娓面泛红晕,慌忙抬起手,嗅嗅自己,一旁的蠢萌大狗也伸出鼻子闻闻,冷不丁又是一个大喷嚏,她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

穆赫突然抓住她的小手,凑到鼻前,浓眉皱起,“低劣的香精。”

“香精?”她使劲闻了闻,“是薰衣草!我用了薰衣草的精油,可以帮助睡眠。”

“这不是薰衣草炼制的,纯粹只是一堆化合物的混合品。”穆赫冷冷地说着,将双眼对准门上的半透明装置,红光扫过,铁门开了。

瞳孔识别?要不要这么高大上?这个怪医生莫非是富二代?

见她愣在原地,穆赫冷眸撇过,“都蒙有过敏性鼻炎,对香精过敏,别再用手碰它。进来。”

什么?狗也有过敏性鼻炎?狗鼻子不是本来就很灵敏么,还过敏?没见过这么矫情的狗……

她瞥了一眼,那坨伸着舌头的毛状物。

都蒙?“蠢萌”比较合适。季雨娓对着它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院墙里种满了一些奇异的花花草草,她唯一认识的只有薰衣草和百合。

穿过花园,来到了别墅屋门,同样是瞳孔识别,门开了。

走进客厅,季雨娓闻到一种说不出的好闻味道。

客厅足有一百多平米宽,本以为会是欧式或美式的豪华风格,印入眼帘装潢的却像是一座博物馆。

黑白灰的简约墙面,错落有致的设计着各种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有一个透明玻璃瓶,里面封存着各种植物,以及五颜六色的圆块,看起来像是手工香皂,每个瓶子上都贴着名字。

“爱琴海”,“布鲁斯蛋糕”,“甜紫罗兰”……

她好奇地刚想拿起瓶子,却被身后冷漠的声音无情制止,“洗手。”

“哦。”她无奈地走向他手指的方向。

卫生间竟然也大的可以并排放下她家那种浴缸起码六个,而这里也弥漫着另一种神奇的味道,跟客厅的不同,这种味道有点像薄荷。

拿起台面上玻璃盒里的透明香皂,洗净手之后一闻,果然清新柔和,没有普通香皂的刺鼻。看了看盒面的标签:都蒙。

走出卫生间,她好奇地问,“这些香皂都是你自己做的?”

“嗯,是用院子里种的植物。”他坐在沙发上,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不是你给我名片要我来找你么?上面没有你手机号码,只好顺着地址找上门,我很好奇,为什么不写上手机号码呢?这样你的客人不是更方便联系你吗?万一你没在家呢?”她理直气壮地掏出口袋里的名片。

他连看都没看,眸色冷漠地说:“是艾琳给你的?没有号码的名片,我只发给熟人。患者只会发有号码没地址的名片。还有,找我咨询是需要预约的,预约费五千,咨询费按分钟计算,一周只约一个,最近的名额要排到半年之后。”

季雨娓脑子里“噔”的一声,蹭蹭冒出一个柱状图计费表:妈呀,难怪这么有钱。这是黑店中的战斗机呀!怎么办,该默默地找个借口离去么?

“不过,你是艾琳的朋友,我可以破个例。现在,你可以开始说了。”他话锋一转,直入正题。

“啊?说什么?”她有些茫然。

“你的问题。”

她吞吞口水,“催眠……就是让人睡着吗?”

“不是睡着,而是让人进入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他快速地纠正。

“类似睡眠的状态?”她的眼神迷惑了,“我不懂,那跟睡眠有什么区别呢?”

“简单说来,就是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诱导人进入一种类似睡眠的意识恍惚状态,此时的人对他人的暗示具有极高反应性,催眠师就可以获取被催眠者大脑中的一些潜意识和某些记忆。”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没有半点起伏。

“所以,就是说被催眠的人会丧失思考能力?完全被控制?”季雨娓有些懵懂。

“不是丧失思考能力,而是降低了防范意识。”他嘴角弯起意味深长的弧度,“听过弗洛伊德吗?”

她点点头。

“弗洛伊德把人的心灵比喻为一座冰山,浮出水面的小部分,代表着‘意识’。掩埋在水面下的大部分,则是‘潜意识’。人的行为举止,大部分被‘潜意识’所主宰。”

季雨娓似懂非懂地眨眨眼。

“一个人在正常的状态下,是很难觉察和窥探到潜意识的运作的。所以,梦是最好的潜意识观察通道。而催眠,会使人的意识相对减弱,这个时候的潜意识才容易被看到。”

他那锐利的目光似乎能看透一切,季雨娓想到了自己那个噩梦,手不禁抖了一下。

心里有种被窥视一空的感觉,她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是随时随地都能立刻催眠么?”

“你说的那种快速催眠,对被催眠对象是有条件要求的,比如意志力薄弱的人或者在其意志最薄弱的时刻进行。”他略带不屑地瞄了她一眼,“不过放心,女警的意志力应该是很强悍的。”

听完这话,她顿时又觉得看他不顺眼了。

她深吸一口气,有些忐忑不安地别过他的目光,“怎样才能在睡着之后不做梦?”

“这就是你吃药的原因?”

季雨娓的脸微微泛红。

“梦由心生。”漆黑的眸子,在灯光映衬中,波光微闪,“心理咨询和物理干扰,都可以起到调节作用。我的方法和别人不同,如果你真的做好了准备,可以尝试一下。不过,你那种药是不能再吃了,服用过量,不是不能做梦,而是不能思考。”

季雨娓脸上的表情是平静的,但心里早已波澜起伏,恍惚中,不知从哪个幽暗的角落响起——“我在等你!”

她打了个寒颤,脑海中又浮现起白天在杀人犯周里的梦里所见到的的一切,转过脸,乌黑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他,“你……有没有遇到过……进入别人梦境的案例?”

他浓眉微蹙,“你的意思是?”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季雨娓咬着嘴唇,忽然灵光一闪,或许只有这个怪医生才能理解她所经历的怪事,“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