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10.第10章 谁的秘密

3个月前 作者:影沫蓝

斑驳的木窗外,空无一人,一片沉寂,木屋,灰墙,别说人影了,连只鸟都没看到,只有小祯房间那窗户上的一张黄色符纸在风中诡异闪动。

“你又做噩梦了!小祯!你醒醒!”小祯妈妈慌乱将小祯胡乱张扬的手臂拦下,试图让她安稳点。

“就在那里!就在外面!他看着我!看着我!”小祯惊恐地瞪大双眼,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似的,眼神聚焦在窗外,她青筋暴露,面色扭曲,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紧接着她捂住嘴,开始发出呕吐的声音,但并没有吐出什么。

“小祯,别害怕,我出去看过了,外面真的没人,你放心,有我们陪着你呢。”季雨娓走进屋里,一边安抚着小祯,一边慢慢靠近她。

听到这话,小祯仿佛从梦中醒来般,失焦的瞳孔慢慢收缩,胸口剧烈的起伏也渐渐平缓,呕吐的状况也停止了。

“小祯?你还好吗?”

季雨娓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她却猛然抬起头,警惕而冷漠地盯着季雨娓,“你是谁?”

一时间,季雨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是老师,小祯也许不认识她,如果说是警察,小祯妈妈又会怎么想?

“小祯,你还记得我吗?”始终在旁不发一语默默观察的穆赫,终于说话了。

小祯转过头,漠然地看着他,摇摇头,“不记得。”

季雨娓狐疑地看着他。

他面色淡然,微微一笑,“上次我们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见过一面。这位是学校后勤部的季老师,你也见过的,还记得吗?”

小祯将目光移向季雨娓,依然茫然地摇摇头。

季雨娓眸子里闪过对他编造谎话的讥讽,他依然淡然,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运用了一些心理咨询安抚患者的说话方式而已。

“你刚才做噩梦了?”穆赫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

只见小祯脸色嗖然变白,双手拽紧被子,低下头两眼失焦地看着被子的一角,使劲摇头。

季雨娓也想问些什么,却被穆赫拍拍肩膀,他轻声对小祯妈妈说:“阿姨,给小祯倒杯水喝可能会好点。”

小祯妈妈点点头,转身朝厨房走去,穆赫和季雨娓紧随其后,一同进了厨房。

“您之前说担心小祯‘中邪’,是指的她刚才做噩梦那个样子吗?”见小祯妈妈点点头,穆赫继续有条不紊地询问着,“她这种从噩梦中惊醒的状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祯每周末都会回家一次,大概在半个月前吧,她回来后就开始在梦中惊叫,我去看她就是刚才那副样子,然后每次醒来她都反复念叨说‘窗外有人在看她’,把我吓惨了,我以为是她死去的爸爸显灵了,但是没道理啊,她爸爸生前这么爱她,怎么可能来吓我们母女俩啊!”

小祯妈妈满面的愁容,透露着不安与担忧。

“那小祯有没有告诉你,她最近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

“没有,这孩子话本来就很少。”小祯妈妈叹了口气,握住季雨娓的手,“老师啊,拜托你帮帮我们家小祯,开导开导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我还找村上的大仙给她请了一道符贴在窗户上都治不了她,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

季雨娓想到了自己的噩梦。噩梦,是确有其鬼,还是心事作怪?

看着他那冷峻的脸庞,她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对小祯妈妈说道:“放心吧,阿姨,这世上哪有什么牛鬼蛇神,青春期的孩子多少都有些心事,这种心理问题有我们专业的心理老师会帮忙解决的,对吧?穆老师?”她朝穆赫眨眨眼。

穆赫脸色微沉,并没有回应她,“她现在对我们有些距离,还不愿聊,我想应该让她尽快回到学校,回到熟悉的环境,有同学老师的陪伴,会减轻她的心理压力。”

“是呀,是呀,您看要不您问问小祯,需要让她跟我们一起回去不?,你们这里坐车也不太方便,正好我们开了车来,可以把她送回学校的。”在见到小祯时季雨娓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起案件一定跟她有着微妙的关系,兴许她就是突破案件的关键线索。

小祯妈妈点点头,“那好,我去问问。”转身端着水进了小祯屋里。

“你怎么看小祯的噩梦?解梦大师?”季雨娓调侃地看着穆赫,“从专业的角度解释,窗外有人在看她,代表着什么呀?”

穆赫一脸严肃,想在思索着什么,“解梦没有唯一的标准解释,不是你看的那些周公解梦,梦见什么就是什么。”

“这不是涉及到你的专长嘛,就不能给点建设性的意见?”没等她说完,穆赫漠然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径直向小祯屋里走去。

“我不去!我都不认识他们!”小祯充满戒备地瞪着随即进门的穆赫和季雨娓,小祯妈妈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季雨娓,你不是有事想跟阿姨聊聊吗?你能带她去客厅坐坐吗?我想单独和小祯聊聊。”穆赫朝季雨娓递了个眼色,她虽有些迟疑,但还是带着小祯妈妈出去了。

穆赫不紧不慢地走到小祯身旁,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有一个不想要别人知道的秘密,是吗?”

小祯紧咬着嘴唇,避开他的目光。

他微微一笑,“没关系,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不例外。只是,一个秘密埋藏太深,找不到宣泄口,就会通过其他途径不断呈现,梦就是最直接的一个呈现。在梦里,藏得越深,反应越强烈。”他顿了顿,锐利的目光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问,“你的秘密,小梅知道吗?”

“你认识小梅?”小祯转过了脸,目光开始聚焦,但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目光又有些退缩,“她,她还好吧?”

“她死了。”穆赫的语气听不出半点情绪,他的目光紧紧锁定着小祯脸上的表情。

小祯像被什么震了一下,眼睛死死地盯住某个角落,双手捏着床沿,不停发抖,呐呐自语道:“死……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