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524.第524章 九重迷宫

3个月前 作者:影沫蓝

眼前的村民一个个挨着跳入粪坑里,用那些恶心的污物擦拭身上。

季雨娓一见这情形立刻慌了神:天啦!这也太恶心了!用屎洗澡!

白亦晨见状,胃里一阵反酸,捂住嘴,发出干呕的声音,低声说道:“我不行了!谁他妈愿意跟这些恶心的神经病跳进粪坑洗澡啊!”

说着,他便站直了腰,快步转身逃离了木屋,季雨娓见状也难以忍受地紧跟其后跑了出去,穆赫自然也追着她出去了。

“你们!回来!不要命了?”他叹了一口气,也随着他们去了。

粪坑里的村民见他们跑了,纷纷从爬了出来,叫嚣着追赶他们。

眼见那群臭烘烘的村民一步步逼近,白亦晨捏着鼻子,皱紧眉头抓起一旁的砍刀低吼道:“妈的,跟他们拼了吧!”

正说着,从那群村民身后走来几个人,嘴里念叨着听不清的话语。

季雨娓抬眸仔细一看,只见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长者带着羽毛头冠,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看起来像是村落里有威望的人,而在他身后同样姿势站着的两个人,看起来非常眼熟,待他们弯腰抬头朝自己眨眨眼时,季雨娓诧异地瞪大了双眼:竟然是杜柏和艾琳!

他们对着那名长者做着同样的动作,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随后跟着其他村民带着季雨娓他们四人朝村子后面的方向走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季雨娓低声朝艾琳问道。

“我们是昨天到达这里的……我们已经找到出去的路了,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到来呢!”艾琳小声回答着。

“为什么你们居然听得懂他们说的话?”白亦晨好奇地问道。

“嘿嘿,那都是因为我!”杜柏得意地自夸道,“我之前上山学卜卦看风水,当时认识了一个印度人,跟着他学了点印度话。”

“你是说这些人说的印度话?看他们穿得像东南亚那边的,还以为说的是泰国话……”季雨娓喃喃道。

“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自然就能打听出出去的路线了,现在他们是要带我们往迷宫的方向走,入口就在村子前那口废弃的古井里。”杜柏胸有成竹的说道。

不一会儿,村民果然将他们带到了一棵大树下的古井口,季雨娓上前探头一望,这口井显然已经干涸很久了,黑漆漆一团,深不见底。

两位村民朝杜柏和艾琳鞠了一躬,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后离去了。

“好了,就是这里了,我们挨着跳下去吧!”杜柏弯弯嘴角,挑挑眉。

“开什么玩笑?这么深不见底的枯井,跳下去不是死路一条?”白亦晨面露惧色地摇摇头。

穆赫转头看着穆道然,眸色深沉地问道:“你看的那本书上有记载这口井吗?”

“我记得之前看到的这口井是满的……”穆道然喃喃自语着,随后又点点头,“是的,应该就是这里,书上有提到过。”

“那就跳吧!”穆赫主动上前,坐在了井边。

“我陪你一起跳。”季雨娓见他要跳,也鼓起勇气拉住他的手,坐在了井边。

“这井口一次性只能跳两个人,你们先跳,我和杜柏随后就跟上。”艾琳抓起杜柏的手,点点头。

“那正好我们六个人,两个人一组跳吧。”白亦晨见大家都要跳了,便也赞同了。

穆赫紧紧抓住季雨娓的手,目光直直凝望着她:“准备好了吗?一,二,三,跳!”

话音一落,两个人便跳入了井口。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和不断下落的失重感,让季雨娓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而身旁的穆赫索性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让她那颗不安跳动的心获得了短暂的平静。

没有想象中那样狠狠摔在地上,不远处射来一束光亮,耀眼得不得不闭上眼,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耳边的风声也随即停止,原本那飞速的下坠感突然变为了轻飘飘的缓缓降落。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落在了一片草地上,而自己身旁则是刚才那口枯井。

这时,艾琳和杜柏嗖然从井口弹射出来,轻飘飘地落在了草地上,紧跟其后的是白亦晨和穆道然。

“奇怪,为什么我们明明是掉下来的,怎么到了这里是从地面冒出来的?”季雨娓好奇地看着那个井口,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隧道里走了个U字型,明明是该天上掉落,却又从地面冒出来。

“这里的一切本来就不能用常理来思考,这里应该就是迷宫了吧?”穆赫伸手将她扶起来,抬眸望向眼前的这座矮矮的红色的围墙。

季雨娓眉头蹙起,这座红色的围墙就像是战国时期的建筑风格,四方塔角,高高矗立,又像是某个被城墙包围的古代宫殿般透着神秘的气息。

正对他们的是一扇拱形的黑色大门,大门两旁坐立着两头怪兽雕像,面目狰狞,看得人瘆得慌。

“就是这里了……”穆道然似乎深有感叹地点点头,“这里面一共从外到内一共有九圈,如果我们能顺利克服障碍,走道最中间的核心区域,那里就是迷宫的终点,就能把我们所有人都解救出去了。不过,我先要告诫你们,一旦进入了这个迷宫,就会自动开始计时,只有24小时的时间给我们,如果在24小时内……”

穆道然话还没说完,杜柏抢先上前推开了门,却发现这扇拱形的大门,分别打开了左右半扇门,且里面的各有一条通道。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是分开的两条路?”杜柏好奇地转过头看向穆道然。

“我话还没说完!先不要进去!”穆道然声色俱厉地制止道,“这扇门的确不是一个通道,看似一扇门其实却是两扇门,分别通往不同的道路,并且两边一次只能通过同样的人数进去。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六个人,只能三个人成组,分别从半扇门进去。”

“为什么要这么划分呢?”季雨娓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迷宫,这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对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