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117.第117章 另一个自己

3个月前 作者:一路铅华

几个人在学校补习的时候,原本白天状态还不错的尉迟征,在夜里突然就开始高烧,守夜的顾林君吓坏了,赶紧叫的医生,医生给打了退烧的针后,尉迟征依旧烧了一夜,夜里嘴里总是在说胡话。

第二天早上,终于在帝都开完会的尉迟文书也回到了石市,他第一时间就去了中心医院看自己儿子的状况,结果医生告诉他,头部的伤口有些感染,再加上那晚被赤身裸体的扔在地上,他已经风寒入体了,现在还在高烧。

所以当尉迟文书赶到自己儿子病房的时候,尉迟征还在输液,自家老爹尉迟老爷子和尉迟老太太,一看到尉迟文书就开始打骂,尉迟老爷子把手里的拐走敲在尉迟文书身上说:“你还知道来!你儿子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还在帝都干什么!”

“爸~”

“别叫我!我不管,反正我限你两天内,给我把那个找死的家伙揪出来,老头儿我骨头还硬着呢,我敲不死他,我就不姓尉迟!!”

尉迟老太太心疼儿子,也心疼孙子,赶紧拦,说:“好了,阿征还在睡,凶手不是一直在找么,别气坏了身体。”

下午青峰几人带着麦夏、五月、齐辉、张虹修等一群篮球队的人来看尉迟征,可是尉迟征虽然烧退了,却依旧在昏迷,几人守了一会儿,就被顾林君赶回学校了。

等到尉迟征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候,医院也紧张了,人一直不醒,他们担心出大问题,于是又开的紧急会议,给尉迟征准备做全面的检查。

而尉迟征这边说是做梦,可是却又真实的令他难以置信。

他在梦里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尉迟征,可是说是另一个,却又仿佛是自己。

过往的记忆如倒带一般,去帝都,和铃央玩耍,与小小的少真手牵手玩游戏,母亲笑着递来一个大大的篮球,开始学打篮球。场景一个接着一个,自己最崇拜的表哥萧赞,手把手的教自己篮球,和母亲一起去旅游,去认师傅,母亲病倒,被萧赞用强,打架斗殴,齐辉的身影出现在那些片段里,还有一个名叫Levi的男人,酒吧,网吧,KTV,学喝酒,被父亲鞭打,躺在角落里孤零零的篮球,那个雨夜的姚锦华,最后的场景落在一个长长的走廊里,尉迟征觉得自己站在那个走廊里,可是又觉得自己在旁边观看,走廊的那个转弯的顶头儿,传来几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之后他看到了姚锦华。

尉迟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医院各处都静悄悄的,旁边趴着一个人,尉迟征看了一眼,是舅舅顾林君。

只是脑海里一个声音传来。

“醒了?”

“嗯”

“那搞清楚了么?”

尉迟征有些沉默,他已经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可是作为姚锦华的那一切太真实了。

脑海里另一个人说:“为姚锦华能做的,我们尽力而为就可以了。”

“嗯,好”尉迟征无声的说道。

“欢迎回来,阿征。”脑海里,那个人从阴影里走出来,拥抱自己。

”尉迟征回抱住他,说:“我回来了,征。”

征说:“我们是一体的,永远不会分开。”说完他就融入了尉迟征的怀抱。

尉迟征还是那个尉迟征,只是当他因为与人斗殴后心肌炎突发入院,本已经死了的他看到了未来与过去,母亲离世的场面,父亲失望打骂的场面,还要被姚锦华安慰的雨夜。

所以当灵魂脱离身体的时候,他在医院里看到了同样灵魂脱离身体的姚锦华。武氏和姚锦芳的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姚锦华无法安心离去。而尉迟征则是孤零零的现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也死亡了,父亲没在,母亲也快要不久人世。不如就这样走吧。

“我帮帮你,你也帮帮我吧”姚锦华突然对尉迟征说。

“什么?”尉迟征不明白。

可是一瞬间姚锦华便穿过他的灵魂,脑海里如电影一般出现了姚锦华这一生。

于是原本已经死去的尉迟征再次醒了过来,付出的代价便是融入了姚锦华记忆,模糊了过去的记忆,就这样另一个拥有姚锦华主观意识的灵魂诞生了。

尉迟征捂了捂心口,默默的对另一个自己说:“这就是现在的你与我。我们是一体的,一个代表过去,一个代表未来。”

或许顾灵犀当初的遗言其实是对现在的自己说的,而不是对姚锦华。

尉迟征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轻松了不少,烧也退了,胃口也不错。顾林君看着尉迟征的状态,也松了口气。

这时候青峰几人赶来了,一进门凉太就夸张的扑到床边,哭着说:“阿征~你赶紧好起来吧,五月她们太可怕了。”

对于尉迟征的状态和之前的事情,几个人莫口不提,凉太平时看着蠢萌蠢萌的,其实几个少年里面,他是最通透的一个,他能在大家最尴尬的时候用轻松的话语化解掉,众人总说他是最笨的一个,却不知道他是心思最玲珑的一个。该聪明的时候要聪明,该蠢的时候要蠢,这是他踏入娱乐圈时他的姐姐教给他一句话。

“五月她们?怎么了?”尉迟征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看众人。青峰的脸顿时皱成了菊花,秦哲虽然脸色也有些苍白,可是还能看过去,紫原到还是老样子。

少真推了推眼镜说:“五月和麦夏给他们补习,做错一道题,就要吃她俩做的黑暗料理”。说完少真心里也忍不住打个颤。

“那又那么差啊~真是的。”五月和麦夏推门进来,一人手里提水果,一人手里捧着花。

麦夏笑着也跟五月搭腔说:“就是啊,再说了,如果不是这样,你们谁能好好补习,就剩下最后几天了。必须要抓紧了。”

“那你们也换一种惩罚方式啊~那种饭菜怎么吃啊~”青峰嚷嚷道。

“就是呢~她们还把我的零食换成她们做的点心。根本吃不下去~”紫原也抱怨道。

“人家阿哲都能吃,你们为什么吃不了!!”五月叉着腰说,秦哲赶紧躲到边上捂住脸。

“阿哲?他不是后来都吐了么?”青峰说。

五月和麦夏一脸的苍白。

尉迟征难得被他们几个人搞的面带笑容,凉太看到了,就凑到尉迟征的跟前说,“阿征,你的头发是被医生剪得吧,剪得跟小狗啃了的似的~”凉太一边说一边笑,其他几个人默默的后退了几步,因为他们都看到尉迟征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说:“少真,今天带幸运物了么?”

少真一愣说:“这几日……没有听星座占卜。怎么了?”

尉迟征知道少真是担心自己,连最爱的星座占卜都顾不上听了,于是说:“那少真帮忙去医务台借一把剪刀吧。”

“哦。”少真没有问为什么就去。

众人还没弄明白为什么尉迟征要借剪刀的时候,少真已经把剪刀递给了尉迟征了。

尉迟征拿着剪刀,对凉太招招手说:“来,凉太。”

“嗯?”凉太上前,尉迟征拽住凉太的衣领,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众人就听到“卡擦~卡擦”的声音。

紧接着凉太一声惊呼:“我的头发!!!”

松开凉太后,尉迟征又对少真勾勾手指,少真想反抗一下,可是尉迟征的眼神,让他无效的遵从了。

“卡擦~卡擦”

接着是紫原,秦哲,最后轮到青峰的时候,青峰说:“我,还是算了吧~阿征”

“那怎么行!你们可是奇迹时代,怎么能不统一步调呢?”旁边忍着不敢笑的五月说道。

麦夏也憋着想笑,但是她和五月,可不想被剪,于是使劲儿忍着。

于是青峰,卒。

最后尉迟征笑眯眯的拿着剪刀说:“少真,不如今天就让剪刀做你的幸运物吧”

只是另外几个少年没有心情理他,因为少真正在纠结的拿着小镜子照自己的新头帘,青峰则是嚷嚷着:“这要怎么出去见人啊~”,凉太夹在几个人中间默默的流着宽面条眼泪,紫原和秦哲已经认命了,一个默默的喝了杯香草奶昔安慰自己,一个默默的吃着薯片,心想:小阿征高兴就好。

虽然各自表露出苦恼的样子,可是几人看到尉迟征一副幸灾落祸的样子后,心里也都在想:阿征高兴就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