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8丁卯 避雨(下)

5个月前 作者:唐棣之华

细嚼慢咽间,大半碗鱼羹吃完了。

吴女官柔声问自家翁主,需要不需要再添些——毕竟,一掌能握三个的玉碗,其容积实在不大。

阿娇想想,食指中指在案上连击,扣出‘两慢一快’三个短音。

“唯唯,唯唯……”吴女官领命,为小翁主又盛上‘半’碗。

一直关注小姑子动态的刘静见此情景,心口狂跳——不负苦心,不负苦心,她成功啦!

果然,长公主一面爱怜地轻抚女儿秀发,一面对副职儿媳笑得和蔼可亲:“静……有心矣!寺人,庖厨厚赐。”

王主静当然不会忘记再接再厉谦逊一番。她带来的侍女阿五则比较率真,只顾闷了头偷乐——掌勺的厨子,是她亲爱的姑表兄。

长公主还想再问些近期的家务事,外面突然传来禀报——皇太后派人传话来了。

帘幔纷飞处,宫女引着一名宦官走进来。来人身着中级内官的服色,头发微潮,衣裳下摆处湿漉漉的,形容带几分狼狈。

“长公主,翁主……”向两位上位者各施一礼,宦官转达窦太后的意思:有淋到雨没有?不管有没有淋雨,记得一定吃放姜的热食驱寒。尤其是阿娇,千万别给寒气侵到!

皇帝姐姐颔首,给了赏钱;宦官千恩万谢地出去。

谁也没想到,第一波还没走远,长乐宫派的第二波人就到了!

内侍带来窦太后新的嘱咐:若雨不停,今晚就别急着回宫了。晚间阴气重,加上雨水湿气,对阿娇的身子可不好。等明日天气转好后,再回来不迟。

……

★☆★☆★☆★☆ ★☆★☆★☆★☆ ★☆★☆★☆★☆ ★☆★☆★☆★☆

雷声隆隆,雨落如注……

辛氏叫甥女:“十九……”

没反应。

“十九!”做姨妈的更大声些。

姨甥女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什么。

“十九……”辛氏板起脸:“雨……下进来啦!”

“呀?!”陈十九在座位上一跳,对着车厢上、下、左、右来回地扫视,神情中带出忧色。

“别担心。”辛氏看在眼里,耸耸肩:“这马车……防雨。”

“防雨?”十九疑虑重重地望向车顶,摆明了是不信——防雨的马车是侯门贵胄人家才有的。姨夫的父亲陈老虽当上族长,却连个官身都不是,哪有资格享有高档马车?

“这车乃曲周侯所赠。”见甥女怀疑,辛姨妈徐徐解释道:“曲周侯请客,宴后用这车送阿翁回家;随后就以‘敬王杖老’名义,连车一并奉送了。”

十九姑娘瞪圆了眼睛,重新打量车厢内的种种饰物:“怪不得!曲周侯……慷慨啊!”

“其实……还不是看在长公主面上。”辛氏抓紧时机,进行机会教育:“所以你一定要和长公主那边处好关系!”

陈十九立刻应承,点头如捣蒜:“唯唯,从母。”

辛姨妈没好气地追问:“十九,你前面到底在想什么?”

十九姑娘双眼放光,晕乎乎地大发感慨:“从母,齐国之孟姜……实乃‘天人’也!”

“孟姜……天人?!”辛氏挑高眉毛,轻轻说:“十九,休胡言!”

“可是可是,从母,孟姜多么……多么美呀!”十九小姑娘彻底呈神魂颠倒状,固执己见:“在出来路上……碰见时,我、我还还以为遇到仙女啦!”

如烟如霞的白丝衣白罗裙,不染纤尘;

举止轻灵,好像在云间行走,飘逸如梦;

一双迷迷蒙蒙的杏眼,盈盈似噙着露,轻愁曼拢,惹动人心——回想着那位稀世美人,陈十九喃喃地低语:“从不知……女子可美成那般!想来,传说中……越国之西施与郑旦,应当就如孟姜模样吧?”

“于是,你瞠目结舌,状若痴呆,”辛氏没好气地戳了甥女一指头:“活脱脱一女登徒子。”

“从母?!”陈十九惊叫,抓着姨妈的胳膊直喊不依:“人家哪儿有?哪有?姨妈呐……”

拍拍甥女娇媚鲜艳的小脸,辛姨妈不吝赞许:“其实,我家十九亦为一美人啊……不过一个妾而已,也值得你如此放在心上?”

“从母哄我呢,我哪能和孟姜比?”陈十九摸摸自己的颊,怅然若失:“从母,见过孟姜,我都不敢照镜子了。”

“十九!”辛姨不赞成地瞪甥女,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从‘琨舍’旁过了。没想到竟然遇到孟姜姊妹。

辛氏刚想开口教训两句,陈十九倒先自解了:“不过,姨妈说的也不错。只可怜……如此风姿如此美貌,又是一国王主所出,堂堂贵女,却做了‘妾’。”

“齐王室作此安排,摆明欺负人家孤儿无依无靠嘛!从母想呀,另一个楚王主虽说也没当上正妻,好歹还捞个‘媵’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为朝廷承认。而孟姜季姜呢……”陈氏十九长吁短叹,唏嘘不已:“妾乃贱流,妾……乃‘贱’流呐!”

很难得的,辛姨妈这回没驳斥不懂事的甥女。

就事论事,辛氏对齐王族的做法同样不能理解。

即使女孩们的父母都没了,凭借如此出类拔萃的美貌,寻个齐地豪强或富家嫁出去很难吗?何至于送入京城,做一名一辈子上不了台面的小妾?

★☆★☆★☆★☆ ★☆★☆★☆★☆ ★☆★☆★☆★☆ ★☆★☆★☆★☆

皇太后的传话,与王主静没什么干系。

‘皇太后总是这么宝贝阿娇!小姑命真好……’靠边坐的刘静百无聊赖,四下瞄看,视线于无意间落在小姑的裙服上。

陈娇今天穿的曲裾是绮丝的,雨后深红蔷薇一般的颜色;绕身三圈,长可曳地。

裾袍的主料通体不见纹饰;唯在袖口、领口还有下摆处,用与主料同底色的深红蜀锦缘了边。锦缘上以玄色和暗红色的丝线绣出大大小小的蛟龙,在层层流云中穿梭飞腾。

‘活灵活现!这些蛟和龙,仿佛下一刻就能从锦料中飞出来!’欣赏着赞叹着,突然,王主静凝眸:‘咦?好像不是纯色唉……’

匆匆几眼,人们很容易以为陈娇的曲裾是一抹色;其实,不然。

丝绮上实际铺满了团团云纹,期中许多缠枝的芍药、桃花和石榴图案穿插间错。由于是交织的暗纹,小贵女静止时一点都看不出来;而有行动时,裾袍随动作起伏,照射到衣料上的光线角度随之变化,那些纹饰才显了出来。

高档华美的服饰,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多美的料子’即使是刘静也不禁羡慕不已,心驰而神往:“呃??”

长案下,深红的裙裾——动了!

一动,又一动……

正在刘静莫名其妙,深感诧异,深红骤然翻开一角,露出里面重重叠叠的雪白衬裙。

再然后,一只胖乎乎的健硕灰兔从长公主母女交叠的裾摆间突然冒出来。两只长长的耳朵,全身油光可鉴的短绒毛毛,一双乌溜溜的圆眼骨碌碌乱转,欢快好奇地打量楚国王主。

“呀,胡亥吔!”刘静捂了嘴,差点儿失笑:‘前面还在想……怎么不见胡亥兔,小姑通常是去哪儿就带到哪儿的啊!原来……是躲到裙子下面去啦。’

摸摸左袖管,掏出把煮瓜子握在手里,楚王主不怀好意地向胖兔子招招摇摇:“胡亥,胡亥,来……”

瓜子是在汤汁中加昂贵食用香料煮熟的,再用文火烘干,喷香喷香。

胖胖兔踏出半步,顿顿,又缩回去;前进一步,转眼又钻回红裾;可又将脑袋探出来,眼巴巴眼巴巴地瞅着斜对面的王主静,如怨如述:‘你好人做到底,送来嘴边……啦!’

瞧这有贼心、没贼胆的怂样?

楚王主好怄,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咯咯……”

于是,兔子不必为难了。

随着一声“胡亥”,宠物兔霎时四脚腾空,被强制转移到馆陶长公主怀里。

胡亥兔趴在女主人胸口挨挨蹭蹭,满头满脸的无辜。馆陶长公主被逗乐了,举手戳戳胖兔子的厚脑门,频频笑骂:“胡亥,胡亥……”

阿娇也笑了,顺手抓过一卷木简去捅胖胡亥的胳肢窝。宠物兔左躲躲右闪闪;到后来干脆躺倒,在长公主膝上打滚。

或者是因为热腾腾的鱼羹或者是由于宠物兔的淘气,小贵女白皙到有些苍白的玉容漫漫染上层淡淡的嫣红;眼波才动,笑靥初绽,和着眉梢眼角的一抹顽皮,艳逸横生……

猝不及防的刘静被吸引了,忘了端庄,忘了礼仪,浑浑然失神:“噫……”

‘上帝,王主老盯看翁主干吗?多失礼,长公主要责怪呢!’发觉异样,侍女阿五不敢喊,只能从后面使劲儿拉扯女主人的裙带。

还好,这时节又一名长乐宫内官被请进来。

窦皇太后又传话了:今日匆促,长公主官邸这边没预备,恐怕无法周全。阿娇别桩琨舍’了,与长公主挤一晚为好!

被第三波传话人一打岔,楚王主总算及时恢复到平常状态。

可当看清小姑逗兔子用的木简,王主静的心又不受控制地‘扑腾扑腾’乱跳起来:之前案上的几捆木简全部头朝里尾向外,没注意到;现在看清了才发现,这些册卷的简头竟是红黑相间的!

不同于染成蓝绿色的‘支出’帐,馆陶长公主官邸中,这些简首被染做红黑两色的简册专用来记录收益——田庄,山林,商铺,汤沐邑……

管家这么久,刘静从没经手过红黑收益帐;偶尔一次在刘姱那儿看到一卷,还被王主姱立刻就收起来了。

‘怎么?在这儿……’看到家中最重要的账目被如此随随便便地摞放在案上,还近在咫尺,王主静顿时怔住,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 ★☆★☆★☆★☆ ★☆★☆★☆★☆ ★☆★☆★☆★☆

雨似乎小了点……

“从母,今天梁王主没见到呢。”十九姑娘兴致勃勃:“梁王主美吗?”

辛姨妈拒绝回答这类可能引发后患的问题,选择直接跳过:“总有遇到时候,今日王主和太子出门访客去了。”

“嗯?”十九眯起眼,乖巧地换个话题:“楚王主还算有福气,她儿子虽然庶出,但‘媵’非寻常妾女。若梁王主无子,未必无承嗣侯位之幸。”

做姨妈的缓缓点头——不是‘未必’,而是‘很可能’,如果太子妃刘姱一直无出,如果长公主肯向皇帝求求情。

刘静的亲切和气显然给陈十九留下很好的印象,所以十九姑娘投以诚意祝福:“从母,有了儿子又能管家,楚王主也算熬出头啦啊!”

“熬出头?”辛氏嗤笑:“还早着呢!”

“早?为啥?王主静不是管家了吗?”十九姑娘大为困惑,她记得母亲曾告诉她,‘管家’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实际的好处:只要掌管家政大权,就不用仰人鼻息,不用委曲求全地去讨好别人;可以自由支配钱财,可以任意指使下人,可以抬头做主,可以呼风唤雨……

‘就是姨妈,也是先忍几年,等管家后才挺直了腰杆过舒心日子的……’瞧瞧亲亲姨妈,陈十九一肚子问号:“既然长公主允许楚王主管家,管家吔……”

辛姨妈凉凉一笑:“那要看哪种家!”

“咦?有何区别?”十九不懂:管家理事嘛,不外乎管钱管人;能有什么打不同?

“长公主官邸并非普通人家。”辛氏让十九坐近些,扳着手指头分析给甥女听:“馆陶长公主家,光下人就分‘三’大派。”

“属官们乃朝廷委任,正式官吏啊!而宦官和宫女出自内廷,隶属皇宫,只听命于长公主一人。换成皇姊三个亲生儿女,这些人或者还能顺从;”辛氏伸出一根指头:“至于反王刘戊之女……谁会放在眼里?”

十九摇头。

辛氏伸出第二根指头:“第二群……梁王主侍从。这部分人来自睢阳梁王宫……梁王权势赫赫,富甲大汉;梁国乃天下第一强藩。你觉得他们会听楚王主?”

“绝不,梁王主乃‘元妃’也!”陈十九想都没想,直接摇头。

辛氏:“剩下者,王主静从楚国带来一些,孟姜姊妹从齐国带来几个,陈氏家族之人若干……”

“陈氏,还有陈氏?”陈十九一愣——这关陈氏家族什么事?

“稚儿!”辛姨妈晃着食指,好笑地反问:“馆陶长公主姓刘不假,可太子须、隆虑侯还有馆陶翁主却都姓陈!陈氏家族难道会眼睁睁放弃长公主官邸?不提别样,光这两年,陈氏往两位公子身边塞多少人了都?”

“哦……”如醍醐灌顶,十九姑娘恍然:“怪不得近两年陈族少年俊彦……不断入长公主官邸……”

“我阿翁眼神不好,心可不瞎!”辛氏弯起嘴角,笑得爽快:“总不能让两位公子因堂邑侯而远了本宗吧!情分嘛,处啊处,处熟了……自然就有了。而那些陈氏子弟,以后无论入仕也好求官也好,总顺畅许多。”

陈十九深深敬佩。

细想后,陈十九犹疑地问:“这么说,王主静日子艰难?”

“有那么个父亲,王主静自然不易。”辛姨妈幽幽叹息一声:“所以说,十九,很多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姨甥俩,一时都沉默了。

不知过了多久,陈十九冷不丁发问:“从母,馆陶翁主乃十几?二十几?”

辛姨妈没听懂:“十九,你在问啥?”

“排行啊……”十九很认真地问:“我十九,阿姊十一……忽然想到,从不知道翁主娇算姊妹中第几个?”

陈十九瞪着好奇的眼睛:“从母,既然族中姊妹都论排行,那……翁主娇行几?哦,还有那个少儿,她又行几?”

‘真是个孩子!’辛氏嗤之以鼻:“记得,以后千万别将陈少儿与翁主放一起提,云泥之别啊,小心让长公主那边知道不痛快!陈少儿……非陈家子,当然不入排行。”

“非陈家子?”十九姑娘差点叫出来:“怎么回事?”

“奴婢贱种……陈氏宗谱无名……”辛姨妈并不想多说:“十九,少问!”

忍了忍,陈十九终究没忍住,问另一个的情况:“那翁主呢?”

“馆陶翁主娇……”

凝视车窗外的雨雾,陈门辛氏一字一顿:“翁主娇……属于‘天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