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

10己巳 疑斑

5个月前 作者:唐棣之华

好像某人掌中大大小小的玉珠,落入美玉无瑕的冰盘;清音妙韵透过重重的幔幕,传入室外每位等候者的耳中……

人们一下子振奋起来!

“速速,速速翁主醒矣!”内宫官员们合掌庆幸,迈开步就跑,急吼吼招呼各自的直属手下——时间委实是不早了,名目繁多的事务得加速加紧办才行!

吴女的反应最快,立刻带了人进去伺候。

漱口洁面,用细盐刷好牙,馆陶翁主陈娇在侍女们的帮助下换上一套簇新的中单。

吴女细心地给小主人结上衣带,同时用吴语絮叨着这两座宫城最新发生的种种:“翁主拿,听瑟皇后伐舒宜……”

阿娇眉头一皱,站定了,略带忧虑地看着吴女官:‘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情况如何?’

“昨天夜里相……”女官调整调整中单的领口,轻轻松松地安慰小主人:“翁主用伐仄急哦……太医已经……起过啦,没啥杜事体。现在转天气,早暗阴,中上热,有嗳受……唥……”

知道没大碍,阿娇这才缓了神情,就听吴女紧接着又提一件:“噢,翁主呀……听嗄头讲,王美人晕过去啦……伊思今早第一个晕过去咯!”

‘王美人?’馆陶翁主闻言,动作稍有停顿。

女官脸上是掩不住的同情:“讲起来,王美人平常待宁老好哦!从来乏象某些后宫,眼睛象长了天上一样。翁主,要伐要帮伊求求情?早噯放伊回去算啦……总归思胶东王格阿姆啦!”

阿娇想了想,缓缓点头

见小主人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吴女官十分高兴,再接再厉地介绍未央宫那边的新闻:“翁主呐,听西宫艾边宁讲,项女革两天吵瑟忒……哉!”

娇娇翁主抬眼,一脸的疑问。

吴女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哦,项女哪,就思艾个项七子。因为乏肯服侍皇太后,摆天子贬作庶人,关到永巷里弃啰!”

‘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阿娇想起来了:‘当时动静可不小,太医署抽调了近十位资深太医一同会的诊。记得大母听完禀报后一语不发,直接打发人去了未央宫宣室殿……然后,皇帝舅舅就发怒了。”

鲁女端来方形的衣盘,上面是一件鹅黄色的晨衣,薄绢质地,无绣无纹。小宫女阿叶进来,告诉吴女——翁主的早间饮品好了。

将晨衣随意地批在中单之外,馆陶翁主接过吴女递过来的白玉盅,一口气灌下;出内寝,入中室。等候的梳头宫娥卞女见贵女出来,深深弯腰,行礼。

小贵女走到一架落地的鎏金青铜镜前,于锦垫上款款落座。

女官端木氏带着四个抬大衣匣的宦官进来,打开了呈到馆陶翁主面前——里面是为今天准备的曲裾和罗裙,还有与之相配的腰带和鞋袜。

一看到匣中海棠红的绣花曲裾和樱桃红的六福罗裙,娇娇翁主就一皱眉。

感觉到小主人的不悦,端女氏一紧张,张嘴就是提心吊胆的询问:“不知……翁主所期者……何?”

阿娇听见,更不高兴了,直接别开脸——不理不睬。

‘上帝……我昏头了!翁主不能说话呀,这样问不是讨打吗?!’话才出口,端木女官就意识到失口了,脸上的血色迅速淡去。

“端木,端木!翁主,端木非有心……”好心的吴女忙上来给打圆场,向小主人试探地问:“至于裾裙,不知翁主之意?”

淡淡瞟端木女一眼,馆陶翁主环视周围;目光在看到宫室角落中一株半人高的月牙白月季时,不动了。

吴女见之了然,走近了对端木女官就是一通耳语。

“唯,唯唯,翁主。”感激地看看吴女官,端女氏急忙起身,重新去准备。

青铜镜的镜面明若平湖,下面铸成竹节状的支撑架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次,以便其高度与小贵女坐姿的面部位置持平。

不经意地扫镜子一眼,陈娇向梳头宫娥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打开放梳子的漆盒,卞女挑了把齿距颇宽的大角梳出来。在小宦官捧的墨绿玉浅口盆中蘸一蘸温水,梳头女一只手抓牢长发的中端,一只手执梳,从下往上慢慢地梳……

“听讲呀……” 吴女边帮着握紧头发,边兴致勃勃地说:“项女自从进永巷后,又思挑吃又思挑喝,每天洅作得乏得了!”

馆陶翁主挑高一道眉毛,相当诧异:‘怎么,进了永巷还那么嚣张?’

“嗯,照伊格**,天子仅仅思贬伊本宁,但么伐认伊肚皮里格小囝……”说到这,女官的神情浮出些许异样:“伊……可以吃苦,但堂堂格皇子,哪能可以……受罪?!”

‘因此,她一个犯妇吵吃闹喝?恐怕还不止吧,她多半还要好衣裳好住处好伺候……’阿娇抿嘴歪头,有趣地眨眨眼:‘这算不算……母凭子贵?’

明眸中流转出的含义,吴女看懂了,低下头掩嘴吃吃地笑。

“吴,吴姊……”卞女用刚换的细齿梳顶顶一心二用的吴女官,指指她抓着头发不放的手——该放手了,要梳上面的了。

“呀?哦,哦……”发觉自己碍了事,吴女赶紧松开手,好让梳头女能继续工作。

角梳按在头上的力道,不轻也不重,恰到好处!

娇娇翁主安适地合起双目,享受着,等待着;入耳的,是吴女略带兴奋的声音:“听瑟项女讲最多格,就思要衅卓七子……算账!”

‘当然会找她算账,谁让卓丽君去告发了呢?’柔美的唇线,上弯——前提是,这条姓项的咸鱼能翻身。

“翁主侬想啊,伊肚皮里格毕竟思天子骨血,一旦养出倪子,堂堂皇子之母……”吴女官有越说越来劲之势。

一只手指突然抵到吴女唇前!

女官一怔,旋即看到小主人直视自己的凤眼中,闪烁着极明显的不赞成。

须臾收回食指,陈娇冲她的阿吴严肃认真地摇了摇头。

吴女陡然心惊,匆匆向四下望去:周围的宫娥宦官个个埋头做事,既茫然也不关心;唯一听得懂吴语的阿叶则远远站在室门边,看这距离该是听不到。

脸一红,吴女向小主人九十度屈膝——她造次了!只顾图一时嘴快,却差点忘了她只是个小内官,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内宫女官。

千丝万缕,终于梳理顺畅了。

负责珍饰的许女端出各色发带和额饰,请小贵女挑选。

馆陶翁主没动,摇摇头转向室门。

吴女知道小主人的意思,才想让人去端木那里催催,就见端木氏带着从人步履匆匆而至。

端木女官这次带来的衣匣内,是一领月牙白的暗纹曲裾和一条青翠色的多褶纱裙。

来回巡视两遍,馆陶翁主露出满意的笑容。

端木氏松懈下来,偷偷长舒口气,慢慢退到一边。

等贵女自几只珠宝盒中指定了发饰和配饰,梳头宫娥取过长发带和额琏,手指灵巧地几个翻转,一个简洁明快的发型就此成功。

抖开洁白的曲裾搭在小贵女肩头,吴女正想请小主人配合伸一下胳膊,人突然停住了。

愣愣地盯着自家翁主右耳后的一段颈子,错愕的吴女官两只眼几乎瞪到凸出眼眶,声线也随着颤抖起来:“翁、翁……翁主?!”

听声音不对,阿娇转过头,疑惑地看向大侍女。

探过一根手指,在目标上微微沾一沾,吴女紧紧张张抛出一串问题‘翁主,我手碰到的地方……疼不疼?’‘翁主,觉得痒吗?痒不痒?’‘翁主,有没有感到什么异样?’。

挑挑眉,阿娇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扭动脖颈伸手去摸。卞女眼明手快奉上一面台式青铜圆镜,举着竖在娇娇翁主头的后侧方。

‘还好嘛……哪有那么夸张?瞧阿吴一惊一诈的……’看看镜中映出的那块要使劲找才找得到的圆斑,馆陶翁主无所谓地耸耸肩,伸胳膊让吴女继续加衣。

“翁主,翁主……可有不适?”犹犹豫豫地为小主人穿曲裾系衣带,吴女官满怀踌躇地建议:‘是不是脱了衣服认真查一番,万一不止这一块呢?’

阿娇想都不想,直接摇了头否决——开什么玩笑,一脱一穿的,连头都得重新梳,多麻烦啊!

配合着侍女们的动作,馆陶长公主的女儿一会儿转身一会儿侧身,半点都不为皮肤上的小问题担心。

‘怎么会出这个?青铜镜有底色,不突出。脖子上不要太明显喔!’吴女官却没有馆陶翁主的豁达,越来越不定心,愁眉不展;到后面,干脆请许女官帮着压场子,自己则一溜烟出去了。

望望首席女官急匆匆的背影,娇娇翁主张嘴……想喊……

很快地颓然坐回垫子,小贵女无奈地摸摸额——吴女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心了,总喜欢小题大做。

“翁主?”许女和端木站在一旁请示小贵女:还是得请再站起来;曲裾是穿好了,可各样配饰还没戴呢!坐着没法弄。

没好气地一挥云袖,

翁主娇甩甩头举步就往外走,步速之快——仿佛,怕后面会有什么追赶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翁主呀,听吖头讲,王美人晕过去啦……伊思今早第一个晕过去咯!”

(“翁主呀,听丫头说,王美人晕过去啦……她是今早第一个晕过去的!”)

“讲起来,王美人平常待宁老好哦!从来乏象某些后宫,眼睛象长了天上一样。翁主,要伐要帮伊求求情?早噯放伊回去算啦……总归思胶东王格阿姆啦!”

(“讲起来,王美人平常待人很好哦!从来不像某些后宫,眼睛象长了天上一样。翁主,要不要帮她求求情?早点放她回去算啦……总归思胶东王的母亲拉!”)

“翁主呐,听西宫艾边宁讲,项女革两天吵瑟忒……哉\"

(翁主呐,听西宫那边人讲,项女这两天吵死了……哉)

“哦,项女哪,就思艾个项七子。因为乏肯服侍皇太后,摆天子贬作庶人,关到永巷里弃啰!”(“哦,项女哪,就是那个项七子。因为不肯服侍皇太后,摆天子贬作庶人,关到永巷里头啰!”)

“听讲呀……” 吴女边帮着握紧头发,边兴致勃勃地说:“项女自从进永巷后,又思挑吃又思挑喝,每天洅作得乏得了!

(“听讲呀……” 吴女边帮着握紧头发,边兴致勃勃地说:“项女自从进永巷后,又是挑吃又是挑喝,每天都折腾得不得了呢!)

“嗯,照伊格**,天子仅仅思贬伊本宁,但么伐认伊肚皮里格小囝……”说到这,女官的神情浮出些许异样:“伊……可以吃苦,但堂堂格皇子,哪能可以……受罪?!”

(“嗯,照她的**,天子仅仅是贬她本人,但没有不认她肚皮里的小孩……”说到这,女官的神情浮出些许异样:“她……可以吃苦,但堂堂的皇子,哪能可以……受罪?!”)

“听瑟项女讲最多格,就思要衅卓七子……算账!”

(“听说项女讲的最多的,就是要找卓七子……算账!”)

“翁主侬想啊,伊肚皮里格毕竟思天子骨血,一旦养出倪子,堂堂皇子之母……”

(“翁主你想啊,她肚皮里的毕竟是天子骨血,一旦养出儿子,堂堂皇子之母……”)

=================================以上借用‘清歌吟屏’筒子的解释,谢谢清歌吟屏啦!

关闭